油滴小说网提供王树兴《裙带关系》免费阅读
油滴小说网
油滴小说网 推理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官场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总裁小说 竞技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灵异小说 玄幻小说 校园小说 架空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耽美小说 穿越小说 仙侠小说 网游小说 重生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女仆物语 冤狐情史 至尊夺妍 昨日重现 娇妻沦陷 风流往事 禁断之谋 放纵小镇 夏日午后 露水情缘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油滴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裙带关系  作者:王树兴 书号:38428  时间:2017-8-15  字数:6117 
上一章   第4章推荐乡党一    下一章 ( → )
1

  姜松岩到Z省的第一次私人饭局竟然是他的前任李盛文请的,他说家乡宝川市的父母官来了,难得设私宴,邀姜松岩一起聚一下。

  两会后李盛文去省政协做副主席,他的一摊子工作交给了姜松岩。姜松岩37天的省长助理是跟着当时任副省长的李盛文熟悉工作,照李盛文以后的说法,他是从那个时候起就对姜松岩移工作。

  “我不喜欢把位置霸着,上台总有下台时。你做共产的干部就要有这点觉悟。有舞台就好好演一个角色,没舞台就静静地做一名观众。”坐在主宾席上的李盛文把头转向身边的姜松岩,轻声地对他耳语,姜松岩的身子微微倾向他。桌上其他人对他们都有一种奇怪的表情,似笑非笑,当目光投过去时,他即使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也马上微笑起来,或者得体地面带笑容点点头。

  落座以后李盛文做过介绍,七八个人都是他老家宝川,一个县级市的四套班子成员,只有一位叫叶弘的除外。叶弘递过来的名片姜松岩扫了一眼,是宝鼎集团的,没有显示职务。看得出来,叶弘和李盛文老家的一班领导很,他们对他很是尊重,称叶弘叶董事长。叶弘四十出头,胖乎乎的,一头灰白发让他的红脸膛和黑眉毛尤其地引人注目。他的神情寡,似乎是一个不得已被拉来的陪客。

  李盛文端起酒杯敬大家,说家乡的父母官在他退居二线的时候还专门来看望他,让他感动。右边,紧挨着他坐的是宝川市委的徐为民书记,他赶紧站起来说“您到省政协做主席,还是我们的省领导!”一班人齐刷刷地跟着站起来附和。有人甚至说“您永远是我们的领导。”

  李盛文嘴上说“坐坐坐”人却站了起来。几乎是同时,叶弘跟着。姜松岩迟疑了一下,也站了起来。他要不站,这桌上就他一个人坐着了。

  喝了酒坐下的李盛文说“我表态,对家乡的事,一定发挥百分百的余热。”转向姜松岩,他客气地说“以后更多的,要仰仗姜副省长的支持了。”

  姜松岩微笑着点点头,这种情况下应承一下还是有必要的。帮场吧!他这么想。

  哪知道李盛文认真地对徐书记和一班人说“你们都敬一下姜副省长,要对领导的关心有所表示,要有感激之情。”

  徐书记首先站了起来,姜松岩示意他先坐下,他先敬了李盛文一杯。李盛文欣然地一饮而尽,搁下酒杯让徐书记将宝川市的情况向姜副省长汇报一下。

  徐书记毕恭毕敬地站起来,花五分钟的时间介绍了宝川市的概括,这一套他一定说过成百上千遍,声情并茂,滚瓜烂。临了端起酒杯加上一句现编的“姜省长莅临宝川市指导我们的工作,并恳请给予我们工作上大力支持!”

  到这个份上,姜松岩无任如何也要深刻地表示一下了。他说:“李副主席家乡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的家乡不在Z省,为家乡做贡献的这份热情就毫无保留地奉献给李副主席的家乡。”

  话音甫落,一班人热烈地鼓起了掌。

  酒桌上的气氛热烈而又愉悦起来。接下来,是市长许明歧敬酒,再接着是人大主任和政协主席…按宝川的行政序列、职务高低,一个个地挨着来。三钱量的酒杯,敬酒的人都一饮而尽。表示对姜副省长的敬重,也表示他们的感激之情。看起来,他们的酒量都还不错。

  酒酣耳热之际,姜松岩便有了当年做市委书记时的感觉,那时候这种场面是三天两头有的。到北京工作以后远离了这种状况,现在又遇到了。刚到北京时,他纳闷北京人将宴会说成饭局,后来体会出这种说法的妙之处。就像这会儿,局的意味是那么的明显,明明的是私宴,不知不觉地就扯上了工作。饭桌上公变成私,私变成公只是觥筹之间。公私在饭局中是让你看不到区别和界限的。

  李盛文回敬了姜松岩一杯后,一直等着敬酒的叶弘赶紧站起来,他说先敬姜副省长一杯,姜副省长到Z省来工作,为Z省人民造福。

  徐书记带头鼓掌,下面的人跟着。桌上又一波激动人心的场景。姜松岩感到不舒服,这是一个赤的马,他不可能慨然接受。他的肩头微微地耸了一下。

  李盛文像是感觉到了姜松岩的情绪,对姜松岩说“你知道他们为什么为小叶的话鼓掌,他们和他有感情。小叶对宝川的经济建设有大贡献。”

  怕姜松岩不明白,还是要想解释自己,李盛文说他结叶弘这样的朋友是一个例外,是被小徐书记给他安排的招商引资任务的,他其实最反对那些围着有钱人转的干部。

  徐书记恰到好处地一句,说没有李主席关心家乡建设的牵线搭桥,哪会有叶董事长的企业在宝川市落户的好事,现在这两家企业产值都过亿了,是宝川工业的顶梁柱。

  姜松岩看得出徐书记对李盛文的感激之情是溢于言表的。

  这场饭局过去的第二天,李盛文给姜松岩打电话,话说得十分令人玩味:

  “…他们要是有事情找到你,一定要告诉我一声。我来替你挡。不要理他们。即使是出于公心的事也不能只考虑局部利益。”

  李盛文说的他们,是指他老家的父母官,宝川市的徐书记等人。这番话是否要当真,姜松岩没有去想,他觉得李盛文说的那些事现在还不至于立即就有。

  2

  姜松岩一进门,看到内阳台上晾着一排他这几天换下来的白衬衣,虚掩的卧室里透出灯光,知道苏可可回来了。他很意外,她这次在平江老家待的日子很短,回云邑市之前也没有打电话告诉他。

  他故意出些声响。苏可可胆小,要是猛然出现在她面前会吓出毛病,据说她患心脏病早逝的母亲就是这么被她父亲吓坏的。

  听到声响的苏可可穿着粉蓝睡衣从卧室出来,看了一眼丈夫,显出一副慵懒的神情。她捂着嘴打了个浅浅的哈欠,手从嘴边上移开,翻手面过来,起大拇指以外的四只玉笋样的手指,自己打量了一下。别的女人做这样的动作通常都是看戴着的戒子,苏可可手上从来不戴戒子,她这样是看手。

  姜松岩给苏可可下过死命令,手上决不允许戴戒子。说那样的话招眼,显得庸俗。不想明说的是,他不喜欢别人垂涎滴地看他子的手。苏可可现在这副姿势,是自己看,还是想给姜松岩看?说不一定,这或许已经成为她在他面前的下意识动作。

  姜松岩洗漱的时候,苏可可凑到他面前,他闻到一股陌生的香水味。苏可可很耗香水,总是喜欢在一间没人的房间里沐香水。说沐香水,是她将香水肆意地在身体的周围、上方的空气中,仰头转身来接她说的“花雨”不管是什么牌子的香水也舍得。姜松岩刷着牙,嘴里含混不清地说他这天下去了,苏可可知道他说的下去,是到分管的部门或者联系的单位调研或者开会。她懒得问他去了那里,说:“一会儿你到我房间来,我对你说说平江的事。”

  姜松岩说:“那我就洗个澡?”苏可可妩媚一笑说:“好。洗干净给我阅处。”

  姜松岩洗完澡穿着睡衣到苏可可房间,要是回自己的房间就穿着简单一点了。苏可可在给谁打电话,见他进来马上识相地挂了。她嗅到了姜松岩身上的味道,责怪他肯定没有用洗面和沐浴。姜松岩喜欢用香皂,洗脸的方式也是她不能容忍的,只用一捧水,且洗脸上巴掌大一块,洗完了用巾一圈一圈狠擦,苏可可每每看不下去,说猫洗脸都比他强一百倍。

  姜松岩反感她在这方面的计较,让她赶紧说平江的事。苏可可让他上来,并掀起一边的被头。姜松岩上坐着,靠着背,看她一眼,意思是让她快说。

  苏可可这就将罗恭达怎么请她吃饭,田铃又怎么如影相随的情况草草地说了一下。她说田铃“那是相当的热情。”接着又说了一些她的小姊妹的现状和一些家长里短、蒜皮的事情。这些都不是姜松岩想听的,他最想了解的是他过去的同僚,那些还工作生活在平江的人,他想知道他们的仕途沉浮,他们的现状。那些过去和他有隙、有恩怨的人总是在苏可可每次从平江回来时又让他记挂起来。难得苏可可带回来一些旧友故知或者昔日领导、部下的情况,他都听得认真,问得仔细。他知道,她带回来的信息还是有限的,也只是听说来的,她没有兴趣去了解那些,也不是真正能够接触到那个圈子的人。她要是成心去打听难免不让人有忌讳,也没有必要那么去做。其实,他要是想知道平江的那些情况很容易,会有很多渠道。问题在于,他想知道那里的情况,又不想让人知道。

  苏可可隐瞒了她去看望夏中天的事。到姜松岩问到她家里的情况时,她只轻描淡写地说了一下苏迪南工作有可能变动。不用说姜松岩也知道她说的这种变动意味着什么,立即问她有没有手,有没有向罗恭达开口。苏可可说这是罗恭达主动关心的,罗恭达似乎很欣赏苏迪南搞出来的什么文化产业改革方案。

  姜松岩鼻子里哼一声,出轻蔑,苏可可不知他是对罗恭达还是苏迪南,身子靠近他说起了妹妹苏怡怡。苏怡怡没有什么可说的,一家三口过着平平常常的生活。一句话“都还好。”这个小姨子最不愿沾姐夫的光,和丈夫在同一家医院里当医生,一个肝胆科,一个放科。作为名牌医科大学毕业的医生苏怡怡在医院里技术是最好的,医院里曾经要提拔她当副院长,她死活不愿干。原因对苏可可说过,她怎么也不会背着犬的嫌疑升天。可这样的事情往往是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她也就口口声声准备干一辈子的科主任。

  作为独子的姜松岩在平江已经没有亲戚,父亲早亡,母亲最后两年随他在泊州市生活直到病逝。苏可可不理解,公公婆婆不是孤儿,又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怎么会连一个亲戚也没有?当初和姜松岩谈恋爱的时候问过他,他有些不悦,不想说这方面的事情,问急了就说一个亲戚没有,就是没有。苏可可觉得姜松岩一定是有难言之隐,对于他离开平江市就再也不愿回去,她也往这个方面而不是其他方面去想。

  “平江除了我们家的人,真的没有其他你所挂念的人了?”苏可可问。

  姜松岩若有所思,一会儿说:“有啊,沙老太!”

  说到沙老太,姜松岩就又像以往一样烦躁起来,带有责备的口气对苏可可说:“找一个人总不至于太难吧?都这么长时间了,也没有结果。”
<裙带关系>
上一章   裙带关系   下一章 ( → )
最强兵王医世无双为爱赖上你恶魔养女军权撩色爹地给钱,妈强荤:豪门俏大叔,请勿搔[军]糟蹋白豪门独爱
油滴小说网为您收集整理并提供裙带关系vip章节第4章推荐乡一,《裙带关系》是作者王树兴的倾力之作,裙带关系全文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尽在油滴小说网,油滴小说网致力于打造无广告无弹窗的裙带关系免费在线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