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滴小说网提供王树兴《裙带关系》免费阅读
油滴小说网
油滴小说网 推理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官场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总裁小说 竞技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灵异小说 玄幻小说 校园小说 架空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耽美小说 穿越小说 仙侠小说 网游小说 重生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女仆物语 冤狐情史 至尊夺妍 昨日重现 娇妻沦陷 风流往事 禁断之谋 放纵小镇 夏日午后 露水情缘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油滴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裙带关系  作者:王树兴 书号:38428  时间:2017-8-15  字数:4747 
上一章   第8章恩师领导二    下一章 ( → )
姜松岩说到Z省工作有很大的压力,Z省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他希望龚老对他的工作提提要求,龚老扶了扶他的方框眼镜,沉半会说:“你是中央选派的干部,你应不辱使命,不负众望。作为一个的干部,你要特别牢记自己代表着什么。”说到代表两个字时,龚老的语气是加重的。

  “不要怕什么困难。”龚老引用泽东的名言——“拜人民为师,这就灵了。”

  姜松岩不停地点头。龚老谈兴正浓,秘书进来给他们茶杯里添水,其实是提醒时间到了。龚老挥了挥手,他还想和姜松岩再谈一会儿。

  这场预定一刻钟的接见到四十五分钟才结束。从龚老家出来姜松岩没有立即叫司机,他漫步到了天安门广场,在红墙边上的长椅上坐了一会儿,给司机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半个小时以后在中宣部南门前等他。

  他想在离京前看一下降旗仪式,体会一下代表国家动作的庄严场面。他没有在广场上候降旗,是在新华门前。

  3

  姜松岩和夏中天的关系确实令外人难以琢磨,他们之间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姜松岩担任平江市常务副市长后不久,夏中天和他有过一次关门谈话。事先,夏中天对姜松岩说明,这是一次私人谈话。

  私下里,没有外人在场的情况下,姜松岩不叫夏中天书记而是叫师父。也仅仅就这一例,姜松岩在以后的仕途中也有过对提携爱护他的领导的感激,但再也不是以这种方式。

  这个称呼的由来是在姜松岩被夏中天选拔到机关工作以后,那时的姜松岩诚惶诚恐,而分管他的副市长夏中天对他又是特别关照,在许多方面给予他指点。有一天,姜松岩真心诚意地对夏中天表示,以后要称他为夏老师。夏中天当时笑了笑,觉得姜松岩这个知识分子是用一种自认为斯文的方式在拍马。哪知道此后姜松岩真的很认真,没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毕恭毕敬地称呼起夏老师来。夏中天听来听去觉得不舒服,对姜松岩说:“我知道你这么称呼我是出于尊重,能做你领导的人未必能做你的老师。但我在有些方面帮带你是出于工作需要,你要换种方式称呼我,还不如叫我师父。行政工作其实也是技术工作。”

  夏中天这么说不知是有意做师父还是调侃这种做法,反正姜松岩背地里正儿八经的从此改口叫起他师父,他也没有明确地反对过。夏中天做一把手市长以后不到两年,姜松岩被提拔为副市长。不要说,这是师父的提携,他对师父更敬重了。夏中天这时候对姜松岩提了一个要求,叫师父可以,让在平江一中当教师的苏可可教他英语,做徒弟的帮他认一个老师。这对姜松岩来说当然不是难事,子苏可可在学校是英语教研组组长,不用商量他就答应了。从此,苏可可每周用一到两个晚上到夏中天家辅导英语。夏中天学得很认真,每周都忙里偷闲,从不落课。

  这天夏中天约姜松岩的谈话是在下班以后,姜松岩到他办公室见没有其他人,像以往那样叫了一声师父,夏中天的态度很是冷漠,端起茶杯径直进了套间。姜松岩迟疑了一下跟了进去。

  套间是一个小的会客室,通常的夏中天用来进行重要谈话。他在里面的时候是不让任何人打扰的。姜松岩进去后夏中天已经坐了下来,他示意姜松岩在他身边坐下。

  “和你说些个人的事。家里的,有关夏霓的事。”夏中天似乎是来了个开门见山。

  姜松岩嗯了一声。以前也有过这种情况,夏中天在他面前说一些家里的事情,他只管听就是了,他知道自己的角色。夏中天是需要一位靠得住的人充当听众,他要对别人倾诉一番,将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寻一个解。但这一次有些不同,夏中天没有看着他,而是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前面。要知道,他与任何一个下属谈话都不是这样的。

  姜松岩不吭气,等着他说事。

  夏中天问姜松岩知不知道夏霓谈了男朋友,姜松岩说听说过,小伙子好像也是大院的,在人事局工作。夏中天说夏霓和男朋友谈了一年多,关系都明确了,他和夏霓母亲以为这两个孩子下一步肯定会结婚。哪知道,夏霓现在要与他分手,怎么劝她也没用。

  夏中天转过脸来问姜松岩:“你知道原因吗?”

  姜松岩说“我不知道,但是可以找夏霓谈谈,或许她会对我说原因的。”

  “这么说你肯定不知道原因?”夏中天盯着姜松岩。

  姜松岩肯定地:“我不知道。”

  “如果有人说这件事与你有关,我怎么办?”夏中天将面前的茶杯推到姜松岩面前。

  姜松岩有些紧张,为这件事扯到他的身上,既感突然又莫名其妙:“这怎么可能呢?”

  夏中天说:“如果是别人说,即使是说他看到什么,我都不会相信。问题是,这话是夏霓说的,她亲口对我说的。”

  姜松岩嗫嚅着:“不会吧?”

  夏中天不容置疑地:“就是这样的。你是不是有口难辩?”

  姜松岩沉默片刻,说他要知道夏霓是怎么说的。他在提出这个要求后为自己解释:“我和夏霓没有任何感情上的纠葛,其他的更谈不上。所以我特别想知道她怎么说的。”

  “她说她喜欢的是你,你这样的人才值得她去嫁或者去爱。”夏中天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她这么说让我吃惊!我没有想到!”姜松岩对背对着他走到窗前去的夏中天说。

  “我不能肯定这件事你是否有责任,但如果你做了影响夏霓和她男朋友关系的事就太不像话了。我可以肯定的是,夏霓与她的男朋友只要一吹,整个政府大院,每个办公室都会有人议论这件事,都想了解原因或者做各种各样的猜测。事情总会真相大白的。我也不希望牵涉到你,你如果和我是一般的关系,我将这件事放在心里,不会对你说。”

  姜松岩看不到夏中天说这话的表情,他问:“您是否相信夏霓说的,如果这只是她的一个借口呢?我和夏霓没有过多的接触。”

  夏中天突然转过身:“过多的接触怎么了?有人说苏老师给我辅导时我们有了…有了那种不正常的关系。过多的接触就有,接触不多就没有?理由成立吗?”

  姜松岩蒙住了,夏中天说这样的话,问这样的问题,将他的子扯到所说的问题中去,扯到他自己身上去。事情变得复杂再复杂…严重再严重…这已经不单纯是夏霓爱谁不爱谁的问题了。

  姜松岩很快冷静下来,轻声问夏中天是谁这么说的。

  夏中天说:“你先不要问谁说的,先告诉我你相信不相信这样的话?”

  姜松岩说:“我当然不相信。这样的事即使是苏可可说出来我也不相信,除了您亲口说。”

  夏中天说:“这就好!我们都不是那种怕造谣诽谤的人。我希望你帮助我处理好夏霓的事情。那样的话事情就简单得多。至于别人说我,你不信,我就更不怕!”说完他甚至像过去待一项重要的工作给姜松岩时那样,紧紧地握了一下他的手。

  从夏中天的办公室出来,姜松岩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了很长的时间。他要想明白夏中天这一出究竟是什么目的。

  要知道,以夏中天的身份不会不考虑说话的分寸和对象。他是被夏霓蹬对象的事气昏了?还是借题发挥,堵他的嘴?他和苏可可是不是真的有…

  作为一个搞政治的人,耍手腕,玩声东击西的把戏是很正常的。他的女儿,自己的子,一下子提到这两个人,这中间是怎么样的机关,好像一种矛和另一种盾,用谁打击谁呢?姜松岩不敢往下想。

  此事过去两天,苏可可当他的面给夏中天打电话约辅导时间,夏中天在电话里说以后不用辅导了,学习结束了。

  苏可可感到惊讶:“他前一阵子学得那么认真,订过一个学习计划,现在竟然擅自放弃了,真是不可思议。”

  姜松岩看苏可可对这件事的态度,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她毫不掩饰的困惑和不都是正常的。

  此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里,姜松岩都在想,自己在官场上真的很成老练了,到了只为讨好上司而鲜廉寡的地步。“我当然不相信。这样的事即使是苏可可说我也不相信,除了您亲口说。”这是他对夏中天的表态。他惊讶自己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这是口是心非的话,他想只要有一个人说夏中天和苏可可的绯闻,就有可能是真的。所谓无风不起。尽管没有人说到他面前来,他却有了怀疑和担心。在这个问题上,丈夫往往是最后的知情者。他明白这个道理。

  他对自己竟然能修炼到老僧入定一般不动声而暗暗吃惊。他观察子,揣摩老夏,遐想夏霓,都是在百忙之中拨冗完成,且任何活跃的思想波澜都不会影响他的工作安排,一如既往,专业,敬业,平静,一派繁杂忙碌又井井有条。

  好在他很快便调到了泊州。夏中天离他远了,夏霓也离他远了。

  但他知道,那段生活是挥之不去的。平江市等于夏中天;等于夏中天与苏可可;等于夏中天、苏可可和他;抑或等于他和夏中天、夏霓…

  离开平江的他不可能对夏中天没有微妙的态度。

  苏可可每次回平江市,姜松岩总要被这些关系,被这些往事。平江市最简单、最愉悦的等式是他姜松岩和夏霓。可他和夏霓除了夏中天的那个“指出”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慢慢地,经常想这件事的姜松岩开始相信夏霓是对自己是有点意思。夏中天说女儿夏霓因为爱他而蹬了男朋友是一件真实的事。

  姜松岩甚至回忆起,一次到夏家,给他开门的夏霓脸红了一下,用一种魅惑的眼光看过他。他和夏中天谈事情时,她也总是坐在挨近他们的沙发上看书,时而偷偷地避开父亲的注意打量他一眼。

  夏霓,夏霓,皮肤白皙,身材修长甚至有点偏瘦,总是来去轻盈如风可又不是弱不风,整个人看起来安静柔和,嘴角常抿成微笑状,只有看人的时候才让认觉得她内心不会很简单。她的眼睛里有一层让人感到神秘的雾,清浅而又绵。而在他父亲的其他部下面前,她的神情又小半是甜美,大半是讥诮…

  她一直就是师父的女儿,就像武侠小说中师妹的形象;他可算是<裙带关系>
上一章   裙带关系   下一章 ( → )
最强兵王医世无双为爱赖上你恶魔养女军权撩色爹地给钱,妈强荤:豪门俏大叔,请勿搔[军]糟蹋白豪门独爱
油滴小说网为您收集整理并提供裙带关系vip章节第8章恩师领导二,《裙带关系》是作者王树兴的倾力之作,裙带关系全文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尽在油滴小说网,油滴小说网致力于打造无广告无弹窗的裙带关系免费在线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