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滴小说网提供雨久花《祖训》免费阅读
油滴小说网
油滴小说网 推理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官场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武侠小说 军事小说 乡村小说 总裁小说 竞技小说 历史小说
小说排行榜 灵异小说 玄幻小说 校园小说 架空小说 短篇文学 科幻小说 耽美小说 穿越小说 仙侠小说 网游小说 重生小说 综合其它
好看的小说 女仆物语 冤狐情史 至尊夺妍 昨日重现 娇妻沦陷 风流往事 禁断之谋 放纵小镇 夏日午后 露水情缘 热门小说 完结小说
油滴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祖训  作者:雨久花 书号:48840  时间:2019-6-11  字数:5629 
上一章   第二百九十二章 天长地久(大结局)    下一章 ( 没有了 )
梦溪和萧俊回到约好的地点时,只有萧夏和欧迪在那,程苑和三爷早下来了,等不到他们,便先回了。

  上了马车,一路到了瞻园,停住马车,梦溪打起车帘说道:

  “二爷也累了一天,早些回去休息吧”

  正要随着进瞻园的萧俊一怔,随即说道:

  “也好,那溪儿也早些洗漱了休息。”

  萧俊说着,已掉转马头,望着萧俊消失的背影,梦溪心中忽然生出一丝不舍,很想叫住他,终是没说出口,心里一阵失落,随手放下车帘,一路回到沧海小筑。

  知秋等人早候在门口了,梦溪实在累了,一下车就要回卧室休息,被知秋拽住,说道:

  “小姐,奴婢知道你游了一天准会累,早准备了热水,你先泡一泡会舒服些”

  知秋说着,已扶梦溪向一楼的浴室走去,梦溪想想也是,泡个澡会舒服些,也解解疲劳。

  一进浴室,梦溪便惊住了,这个知秋,真能折腾,只见一池晶莹剔透的水面漂着五颜六的花瓣,徐徐冒着热气,回头说道:

  “不过洗个澡,还费这么多事儿,这个水池底是用墨玉铺的,泡出的水就很养生了,用不着折腾这些。”

  “小姐不知,欧公子说,这花香能让人心情放松、消除疲劳,洗后肤留香,特别清、惬意…花瓣不同,作用也不一样,比如这芍药花…”

  又是欧迪!她不过说了一句,这知秋就说了一堆,听知秋念经似的说着,梦溪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怕了知秋的唠叨,梦溪闭了嘴,乖乖的洗了起来。

  沐浴出来,擦干了头发,知秋正要挽起,梦溪挥挥说道:

  “这么晚了,别挽了,就这么着吧。”

  说着,梦溪已站起身来,只见知秋支吾着说道:

  “小姐,刚刚您在池子中睡着了,奴婢没告诉您,二爷来了,正在厅里等着,知已去给您准备衣服了,一会儿就过来。”

  听说萧俊又回来了,梦溪一阵喜悦,却总觉得哪不对,看了一眼知秋,疑惑地问道:

  “不是刚回去吗,怎么又回来了,这么晚了,又有什么事儿?”

  “奴婢不知,小姐去看看就知道了。”

  正说着,知已经捧着一摞衣服走了进来,梦溪看了一眼,皱皱眉,这知,真是跟红色拼了命,这大晚上的,怎么又找出这么一套大红的衣服来穿!

  虽然一向讨厌大红,但和萧俊游了一天,梦溪心中是异样的情愫,这红色看起来也没那么扎眼了,想着萧俊还在等她,便也没说什么,任知秋、知一阵折腾,装扮好了,知秋甚至还在她鬓角斜了一支红色的绢花。

  梦溪白了她一眼,伸手要摘下来,知秋慌忙阻止道:

  “小姐,你平太素气了,这样多好,正配您的衣服。”

  听了这话,梦溪猛然想起白天萧俊给她戴花的情形,他也说她太素气,想到这,梦溪放下了手,仔细照照镜子,大红的礼服,三千青丝被知秋精心挽起高高的同心髻,别一支银质镂空金凤步摇,举手投足间,发出清脆悦耳的叮咚声,美目轻转,镜中的她显得异常的娇,绚丽。

  看着镜中异常丽的她,尽管很不合她一贯的清淡,但她去见他,白天的丝丝甜蜜还没退去,心似乎还飘在那高高的峰顶,她愿意为他美丽。

  扶着知秋缓缓来到了客厅,一推门,梦溪不觉怔在了哪。

  她在水池中到底睡了多久?

  候在厅中的萧俊也洗漱的焕然一新,竟然也穿了一身大红的礼服,看看萧俊,再看看自己,这装扮,拿到前世,整一套情侣装!

  她怎么越看她们越像一对刚拜过堂的新婚夫妇。

  摇摇头,自己今天真是累晕了,这种想法都能冒出来。

  见萧俊痴痴地看着她,梦溪心跳漏了一拍,深了一口气,莲步轻移,梦溪缓缓上前轻轻一福,说道:

  “二爷安,这么晚了,二爷怎么又回来了?”

  听了这话,萧俊才回过神来,神色略微局促地看着梦溪,轻咳了一声,说道:

  “那个,溪儿,你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梦溪一阵迷茫,五月初八,貌似不是什么节日啊,虽然她对古代的农历节不太懂,但毕竟来这六年了,怎么也想不起今天是什么节日,摇摇头说道:

  “不是刚过端午吗?今天不是什么节日啊!”萧俊听了,神色一黯,说道:

  “看来溪儿是真不记得了?”

  “二爷说出来看看?”

  “溪儿,今天…今天是我们大婚六周年纪念。”

  萧俊低哑而略带磁的声音,让梦溪一阵,她们结婚这么久了,她竟不记得,是有些太粗心了,难怪他神色黯然,刚要开口,瞥见萧俊眼中闪过的一丝狡黠,梦溪猛的清醒过来,脸瞬时冷了下来,开口说道:

  “二爷忘了,我们四年前就已经离婚了”

  “离婚?”

  萧俊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词,不觉一怔,随口重复了一遍。

  汗!怎么又冒出了现代语。梦溪猛一灵,额头沁出一层细小的汗珠,人也更清醒了,瞥见萧俊正疑惑地看着她,咳了声说道:

  “那个,二爷听错了,是离开,梦溪是说四年前二爷就写了休书,梦溪离开了萧府,怎么还说我们结婚六年了呢?”

  听了这话,萧俊摇摇头,疑惑地问道:

  “我给溪儿写过休书吗?我怎么不记得,想是溪儿也记错了,我们一直是夫啊,哪来的休书!”

  萧俊今天怎么了,竟睁眼说瞎话?梦溪伸手向他的额头摸去,嘴里说道:

  “二爷没发烧吧,怎么说起了胡话?”

  萧俊伸手握着梦溪的小手,严肃地说道:

  “溪儿,别胡说,你说的休书在哪,拿来我看看。”

  对上萧俊异常自信的目光,梦溪心一动,猛回头看向知秋,只见知秋和知脸色煞白,紧张地看着她,出手,梦溪出了客厅,直奔楼上的书房。

  来到书房,从靠西墙的一个小柜里,取出一个盒子,伸手打开,里面空空,那封休书竟不翼而飞!

  转身向小柜里找去,却看到了她早已做了死当的嫁装,这嫁妆什么时候回来的,记得她后来有钱了,要李度去赎过,但当铺掌柜的说,都转手了,无法赎回,现在怎么都回来了。

  搬出那个小梳妆盒,哗啦一下倒了出来,一件一件地看去。

  是谁?竟把休书换成了嫁妆!

  能进这书房又能打开这柜子的只有一人…

  “溪儿,我们的婚姻一直还在,这嫁妆便是证明。”

  听了萧俊的话,梦溪浑身一颤,猛转过身来,只见随她上来的知秋、知、欧迪等都屏息看着她。

  “你们…”

  见梦溪语气严厉,面色由红转白,由白转青,目光中透着一丝冰冷,众人扑通扑通都跪了下来。

  知秋颤抖的说道:

  “奴婢发誓对小姐绝无二心,知夏去世前唯一的心愿便是小姐和二爷能有个好结果,奴婢求小姐成全知夏这唯一的心愿。”

  “求小姐成全知夏的心愿!”

  “求小姐成全知夏的心愿!”

  知、知冬也磕头附和道,提到知夏,梦溪的心一阵刺痛,目光一一掠过跪在地上的众人,最后停在欧迪身上,这四个丫头打小在一起,感情自是深厚,为了知夏的遗愿,也说的过去。但欧迪不同,难道因为喜欢上了知秋,便不再忠心了吗?

  这天下的男人都一个样,重轻友!

  注视着欧迪,心念电闪间,梦溪眼中闪过一丝轻蔑之,欧迪不觉打了个寒战,磕头说道:

  “主人,萧大哥对您情有独钟,弟子真心希望您和萧大哥有情人终成眷属,担心万岁下旨赐婚,酿成悲剧,弟子才出此下策,弟子发誓,弟子对您忠心无二,弟子和知秋两情相悦,心心相印,求主人成全”

  听了这话,梦溪又疑惑起来,她自信还是个开明的主人,果真两情相悦她怎么会不成全,做出鸳鸯之事,让她们都背叛自己?

  梦溪自信,她还没那么煞风景。

  瞥见知秋脸的通红,紧张而又殷殷地看着她,梦溪更加疑惑起来,她喜欢调侃她们,但从没出阻止之意,她怎么会…

  见梦溪眉头紧皱,知秋跪爬两步磕头说道:

  “小姐,奴婢曾发过誓,如果小姐被休下堂,奴婢也一生不嫁陪着您,小姐果真想孤独一生,奴婢一定陪您…”

  知秋一句话,梦溪如梦初醒,这就是了,知和知冬早就配了人,但舍不得自己,才一直跟在身边,知秋已经21岁了,却一直不言婚嫁,自己也曾提过,但知秋只说不急,虽说在古代,知秋这个年龄算是老姑娘了,但拿到现代却正是豆蔻年华,眼见知秋和欧迪两情相悦,她便没着急,不想竟是自己耽误了知秋。

  抬头看看萧俊,也不过赌气给他出个小难题罢了,不想竟落个“众叛亲离”的下场,连知秋这个忠心的小辣椒都背叛了她,竟把她辛辛苦苦要来的休书给偷跑了。

  只为了她那一句,没有休书,那誓言便不生效!

  难道真的是自己太矫情了,以前有祖训阻隔也就罢了,现在萧家为她改了祖训,她再一意孤行的话,不说寒了他的心,耽误了知秋,怕是这些人真的要和她背心离德了,想一想,那样的日子可怎么过,绝对是一个惨绝人寰!

  正想着,一股暗香袭来。

  百年好合散!

  知秋什么时候在书房里点起了这东西?

  想起这香是知秋前些日子因为她哥哥李度要大婚,求她给配的,说是要在新婚之夜偷偷的放到房里,当时她也起了恶作剧的心,竟随知秋胡闹起来,给她配了。

  果然恶人做不得,自己配了香去害别人,不想来了个现世报,这样想着,不觉有些口<祖训>
上一章   祖训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三国之群英技纨绔霸王闯春梦回清明上河基地之天朝降一品江山逆袭唐末之枫王爷勇猛:王美人谋:狂妃古灵精怪的太妙手易容之庶
油滴小说网为您收集整理并提供祖训vip章节第二百九十二章天长地久大结局,《祖训》是作者雨久花的倾力之作,祖训全文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尽在油滴小说网,油滴小说网致力于打造无广告无弹窗的祖训免费在线小说阅读网站。